最精单双中特公式|神算子单双中特|
最新活动
您当前的位置:励志大学 > 暴发
 
背景颜色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体颜色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体大小: 加大    恢复默认
 

第06节

小说:暴发    作者:罗宾·科克    2014-12-22 11:19:27

4月10日

玛丽莎又吃了一口饭后甜食。这种甜食她只许自己偶尔才碰一点。这是回到亚特兰大后的第二夜。拉尔夫带她来到这个熟悉的法国饭店。在过去的五个星期里,她睡得很少,勉强用医院自助食堂的饭菜塞饱肚子。所以,这儿的精美食物叫她胃口大开。在那些天里她滴酒未沾,所以今天喝的葡萄酒马上显示了力?#20426;?#22905;意识到自己有点喋喋不休了。不过拉尔夫似乎乐意坐着倾听。

玛丽莎使自己镇静下来,指着空空的酒杯,为光说自己的工作而道歉。

“没关系。”拉尔夫坚持说。“我听一整夜也不会嫌烦的。你在洛杉矶和圣路易斯的成就真太令我惊叹了。”

“我已经都告诉过你了呀!”玛丽莎辩解说。她指的是他们经常通电话。在圣路易斯,玛丽莎养成了习惯,每隔两、三天就打一次电话给他。跟拉尔夫交谈既为自己的理论找到共鸣,又减轻了因杜布切克的?#20013;?#20919;淡而引起的沮丧。拉尔夫对此?#24674;?#34920;示理解和支持。

“我想听听更多的社会反应。”他说。“在三十七人死亡的情况下,行政当局和医务人员是怎样控制住?#21482;?#30340;。”

玛丽莎看他问得真诚,便尽力描述了圣路易斯医院的混乱。医务人员和病人对强?#39057;?#38548;离检疫愤怒万分。泰伯索医生伤心地告诉过她,他?#20848;?#26816;疫撤消后医院得关门大吉了。

“你知道,?#19968;?#22312;担心自己会得病呢。”玛丽莎承认说,忸怩地笑了。“每次我一头疼,就想:‘哎,艾伯拉发了!’虽然我们还是不知道病毒从何而来,杜布切克认为病毒宿主一定与医务人员有关。这并不让我更觉得放心。”

“你相信他的说法吗?#20426;?#25289;尔夫问。

玛丽莎格格地笑了。“照理我该相信。”她说。“如果他说对了,你就得特别小心哟。两个索引病例都是眼科医生呢。”

“别说这个。”拉尔夫笑道。“我迷信着呢。”

侍者过来倒第二次咖啡,玛丽莎靠回自己的椅子。咖啡味道不错,但又知道晚上会因此睡不着,那时可就后悔不及了。

侍者带着甜食碟走了。玛丽莎继续说:“如果杜布切克的观点不错,两个眼科医生就都?#21727;?#20102;那个神秘的宿主。我琢磨了好几个星期,还是一无所获。里克特医生?#21727;?#20102;猴子,明确地说是得病前一个星期?#28784;?#20102;一口。而猴子曾跟与艾伯拉相近的马尔堡病毒有关。但是扎布拉斯基却根本没有?#21727;?#36807;任何动物。”

“我记得你告诉过我,里克特医生去过非洲。”拉尔夫说。“依我看,这是关键。归根到底,这种病毒是非洲的特产。”

“不错。”玛丽莎说。“但是时间不合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里克特医生的潜伏期就是六个星期,而其他病人都只有二到五天。再一个问题就是两次暴发的联系。扎布拉斯基医生没有去过非洲。两个医生唯一的联系是参加了同一个圣迭戈医学会议。而这又是扎布拉斯基医生得病前六个星期的事。真气死人了。”玛丽莎挥了挥手,?#36335;?#24515;灰意懒了。

“你至少应该为尽可能地控制住了两次暴发而高兴呀。我知道这种病毒在非洲出现时,后果可?#29616;?#22810;了。”

“那倒也是。”玛丽莎同意说。“1976年的扎伊尔暴发,索引病例好像是个美国大学生,一共有三百十八个病人,死了二百八十个。”

“这就对了。”拉尔夫说,认为这些统计数字足以让玛丽莎开朗起来了。他把餐巾折好放在桌上。“去我家坐坐,喝一杯饭后酒如何?#20426;?br />
玛丽莎看着拉尔夫,惊讶于跟他在?#40644;?#33258;己便如此心平气和地舒畅,更不必说这种关系是由打电话发展出来的呢。“好吧。”她嫣然笑道。

出餐馆的路上,玛丽莎挽住了拉尔夫的?#30452;邸?#21040;了汽车跟前,拉尔夫为她打开?#24471;擰?#22905;心想,自己会习惯这样的宠爱的吧。

拉尔夫为他的汽车得意非凡,从他抚摸仪表?#22836;?#21521;盘的亲切动作上就可以看出来。这是一辆崭新的奔驰牌300SDL型轿车。一坐进皮座椅,玛丽莎就为?#30340;?#30340;豪华而赞叹不?#36873;?#19981;过她从来没有把车看成重要的东西,同时也不理解为什么有人会?#19981;?#26612;油发动机。这种发动机空转时有令人生厌的咯咯声。“柴油发动机经济。”拉尔夫说。玛丽莎?#39277;順的?#21508;种设备,惊讶于有人竟如此自欺欺人,这么一?#26223;?#36149;的奔驰居?#28784;菜?#32463;济。

他们沉默了一会儿。玛丽莎疑惑在晚上这个时候去拉尔夫家是否明智。不过她信任拉尔夫,也愿意他们的关系有一点进展。她转过头去,在侧面光下看他。他?#26032;?#24275;鲜明的侧影。高挺的鼻子像她爸爸的。

玛丽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,手里握着一杯白兰地,提起一桩?#24674;?#27809;敢向傲慢的杜布切克提的事情。“有一件跟两个索引病例有关的事我觉得很奇怪。他们在得病前几天都遭到抢劫。”玛丽莎?#21364;?#30528;他的反应。

“非常可疑。”拉尔夫眨眨眼睛说。“你是不?#21069;?#31034;有一位‘艾伯拉玛丽’打劫世人并传播疾病呢?#20426;?br />
玛丽莎格格地笑了。“我知道那样想有点?#25285;?#25152;以还没跟别人说起过。”

“不过你是?#27599;?#34385;一切可能的。”拉尔夫补充说。“过去医学院就教导学生去调查一切,包括外曾祖父当年在乡下是干什么的。”

玛丽莎有意把话题转到拉尔夫的工作?#22836;?#23376;上。这是他最热衷的两个话题了。时间一点点流逝,可是玛丽莎没发现他?#26143;?#36817;她的意思。她心中纳闷,是不是因为她最近?#21727;?#20102;艾伯拉了呢?接着事情变得更糟。拉尔夫居然请她在?#22836;?#37324;过夜。

玛丽莎被激怒了。这不等于是在她进门的时候要她用?#36335;?#36974;住脸?#39057;?#20196;人难堪吗?#20811;?#35828;,谢谢了。不,她不愿意在?#22836;?#37324;过夜,还是回家跟狗一块睡好。这后半句显然是?#24674;?#22238;敬。可是拉尔夫似乎并?#40644;烦?#21619;道,而是继续谈论着重新装修房子的第一层的计划。他已经住得够久了,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。

事实上,玛丽莎并不?#33539;?#22914;果拉尔夫真的要亲近她的身体,自己会怎么办。他是一个?#38376;?#21451;,只是不见得浪漫迷人。在这方面,她觉得还是杜布切克更明显地令人心动。

一想到杜布切克,她记起一件事来。“你和杜布切克是怎么认识的?#20426;?br />
“有一次他来大学医院给住院眼科医生演讲,我们就认?#35835;恕!?#25289;尔夫说。“几种?#22868;?#30340;病毒,如艾伯拉,甚至艾滋病毒,曾被发现于眼泪和眼球的水状液?#23567;?#26377;些还会诱发前眼色素层?#20303;!?br />
“喔,”玛丽莎一边说,一边点头,?#36335;?#22905;明白了?#39057;摹?#20854;实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前眼色素层?#20303;?#19981;过她觉得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时机,可以叫拉尔夫开车送她回家了。

随后几天,玛丽莎又渐渐?#35270;?#20102;正常的生活,尽管电话一响,她便会以为那又是召她去处理再一次艾伯拉暴发的。她实现了自己的诺言,装备好一个衣箱,让它敞着盖存在壁橱里,以便随时可以扔进化妆盒去。如果情况紧急,她几?#31181;又?#20869;就可以出发。

在工作方面,情况正在好转。塔德帮她提高了病毒实验的技术,写了一份艾伯拉研究计划。由于无法提出一个站得住脚的艾伯拉潜在宿主的假设,玛丽莎?#22270;?#20013;精力研?#30475;?#25773;途径。根据她在洛杉矶和圣路易斯搜集的大量资料,她已经勾划出一张详细的病例图,显示疾病是怎样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的。同时,她还为那些曾是一级?#21727;?#32773;却没有病倒的人编了传略。正如莱恩医生提示的,密切的人际?#21727;ィ?#22823;概是粘膜,是得病的必要条件。然而不像艾滋病毒,由性交传染的只有两例,即里克特医生和病历部女秘书,扎布拉斯基医生和太太。但是还有一个事?#25285;?#20986;血热可以国共同使用一条毛巾或偶然的一下亲近?#21727;?#23601;能在两个陌生人之间传播,这使得艾滋病对人类的威胁比起艾伯拉来相形见绌了。

玛丽莎想用豚鼠来证明她的假设。当然啦,这样的工作得用特级控制实验室,而她尚未获得许可。

一天下午,玛丽莎在演示她设?#39057;囊恢智?#25937;被细菌污染的病毒组织的技术。塔德赞叹说:“真漂亮!这次我看杜布切克还有什么理由否决你的计划。”

“我知道他会有的。”玛丽莎说,心中犹豫着该不该告诉塔德在洛杉矶旅馆里发生的事情。最后她再次决定不说为妙。那于事无补,却可能破坏塔德跟杜布切克的关系。

她跟自己的?#38376;笥呀?#20102;办公室,喝杯咖啡休息一下。玛丽莎说:?#20843;?#24503;,我们上次去特级控制实验室时,你告诉过我,那里存放着所有病毒,包括艾伯拉在内。”

“每次暴发的样?#33539;加校?#36830;你的那两次暴发的样品也冷冻着保存在那儿。”

对别人把最近的暴发说成是“她的?#20445;?#29595;丽莎心中有?#24674;?#35828;不清的感受。但是她把它压在心底,口中说:“除了CDC之外,还有什么地方存有艾伯拉吗?#20426;?br />
塔德想了一想,“我不敢肯定。你是指在美国吗?#20426;?br />
玛丽莎点点头。

“陆军或许会有一些。存放在迪特里克堡的生物战中心。在那儿主持工作的人曾是CDC的一员,也对病毒性出血热有过兴趣。”

“陆军有特级控制实验室吗?#20426;?br />
塔德吹了一声口哨。“咳,他们什么没有哇!”

“你?#30340;?#20799;的负责人对病毒性出血热有过兴趣?#20426;?br />
“他跟杜布切克一样,也是调查最早的那次扎伊尔艾伯拉暴发的医疗队队员之一。”

玛丽莎啜饮着咖啡,心想那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巧合。一个念头油然而生,它是那样地令人不快,以至于她知道不能把它看作是合乎情理的假设。

“请稍等片刻,女?#20426;!?#31359;制服的警卫用浓重的南方口音说。

玛丽莎等在迪特里克堡大门口。尽管几天来她?#24674;?#35797;图说服自己,不要怀疑陆军把艾伯拉放到毫无戒备的公众当中,最终还是决定用自己的休假日来亲自调查一下。那两次抢劫?#24674;?#21483;她心神不宁。

从亚特兰大飞到马里兰州只用了一个半小时。她租了一辆?#25285;?#27809;开多久就到?#35828;?#29305;里克堡。玛丽莎的借口是,她正跟艾伯拉打交道,却缺乏经验,想找个熟悉这种?#22868;?#30149;毒的人谈谈。伍尔伯特上校对她的请求一口答应了。

警卫回到玛丽莎的?#24403;摺!?#35831;你去十八号楼。”他递给她一张通行证,请她务必佩戴在夹克的翻领上,然后向她敬了一个干净利落的军礼,把玛丽莎吓了一跳。前方黑白相间的大门升了起来。玛丽莎开进基地。

十八号楼是一座钢骨水泥建筑,平顶,没有窗户。一个身着便衣的中年男子挥手迎接玛丽莎。那想必就是伍尔伯特上校了。

?#26376;?#20029;莎来说,他看上去更像一位大学教授,而不像个陆军军官。他既友善又幽默,毫不掩?#21619;月?#20029;莎来访的高兴。他马上就告诉她说,她是他遇到过的流行病调查员中最漂亮也最瘦小的一个了。玛丽莎?#39068;?#35090;贬参半的恭维整个接受了。

这座建筑让人觉得像个大碉堡。进去要经过一连串的遥控滑门。每扇门的上方?#21152;?#19968;架小型电视摄像机。实验楼里倒跟所有现代化的医院设施一样,就连无所不在的煤气炉和咖啡壶也应有尽?#23567;?#21807;一的不同是没有窗户。

上校先带她走马看花地逛了一遍,没有提及特级控制实验室。然后到了他们的自助餐厅。其?#30340;?#20799;只有一排各种各样的投币自动售货机而?#36873;?#20182;给玛丽莎拿了一个烤面包圈,一罐百事可乐,在一张小桌旁坐下。

用不着任何提示,伍尔伯特上校就解释说,他五十年代末起在CDC当流行病调查员,从而对微生物学、最终是病毒学越来越?#34892;?#36259;了。到七十年代,由政府资助,他回大学拿了个博?#20426;?br />
“这跟整天看那些红肿的咽喉和流脓的耳朵比,简直有天?#20048;?#21035;呢。”

“你原来也是一个儿科医生?#20426;?#29595;丽莎惊叫道。

发现两人都是在波士顿儿童医院受的?#25285;?#20004;人哈哈大笑。伍尔伯特上校继续解释,他是怎么最终来到迪特里克堡的。迪特里克堡跟CDC协商了很久。最后陆军许给他的待遇好到叫他无法拒绝。这儿的实验设备都是第一流的。最吸引人的是,他再也不必为经费而到处求告了。

“最终目的是不是叫你不安呢?#20426;?#29595;丽莎问。

“没?#23567;!?#20237;尔伯特上校说。“你必须明白,这儿四?#31181;?#19977;的工作是保护美国不受生物战的袭击。因此,我的大部分努力?#21152;?#22312;使像艾伯拉这样的病毒无害人类。”

玛丽莎点?#35828;?#22836;。她没有想到这一点。

“此外,”伍尔伯特上校继续道。“我被授予绝对的自由做无论什么我想做的研?#20426;!?br />
“那你目前在做什么呢?#20426;?#29595;丽莎直截了当地问。片刻沉默。上校的淡蓝色眼睛眨了眨。

“我想,告诉你也不算违反保密条例,因为我的研究结果已经写成论文发表了。过去三年里,我的课题是流行?#24895;?#20882;。”

“不?#21069;?#20271;拉吗?#20426;?#29595;丽莎问。

上校摇摇头。“不是,我对艾伯拉的最后研究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。”

“现在这儿还有人在研?#20811;?#21527;?#20426;?br />
伍尔伯特上校犹豫了片刻,然后说:“我觉得可以告诉你。去年《战略研?#20426;?#26434;志登过一份五角大楼①政策的文章,里?#23267;?#21040;过。答案是否定的。没有人在研究艾伯拉,连苏联也没?#23567;?#20027;要原因是没有预防疫苗也没有治疗办法。一旦开始研究,普遍认为艾伯拉出血热会像野火一样蔓延,既烧?#35828;?#20154;也烧了自己。”

①指美国国?#21862;俊?br />
“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呀。”玛丽莎说。

“我知道。”上校叹了口气说。“?#19968;匙偶?#22823;的兴趣读了有关最近两次暴发的消息。有朝一日我们将不得不重新评估我们的结论呢。”

“拜托啦,可别把我的意见当真哟。”玛丽莎说。她最不愿意鼓励陆军去研究艾伯拉了。不过,知道他们没有用艾伯拉捣乱,她心中一块石头便落地了。

“听?#30340;?#36824;是1976年去雅布古的国际医疗队队员呢。”她说。

“因此我佩服你。告诉你,我在非洲的时候简直吓得屁滚尿流呢。”

玛丽莎?#32959;?#19968;笑。她?#19981;?#24182;信任这个人。“你是第一个承认害怕的人。”她说。“从我?#24908;?#21040;洛杉矶的第一天起,我就?#24674;?#22312;跟?#24535;?#25615;斗了。”

“情有可原。”伍尔伯特上校说。“艾伯拉是种奇怪的小虫。虽然能被相当容易地弄得停止活动,却特别地具有传染性。一两个病毒便能致病。这显然不同于艾滋。成千上万的艾滋病毒才能引起疾病,更不用说,在统计意义上,被传染的机会也极小。”

“对于宿主你有什么看法?#20426;?#29595;丽莎问。“我知道,正式的官方结论是,在非洲没有发现宿主。但是不知你有没有自己的看法。”

“我认为那是?#24674;?#21160;物病。”伍尔伯特上校说。“我觉得人们最终还会追踪到赤道非洲的猴子身上,因而也就是?#24674;?#23492;生物病,或者说是?#24674;?#33034;椎动物病,偶尔才传给人类。”

“这么说,你是赞同CDC日前关于最近美国的两次暴发的正式结论的-?#20426;?#29595;丽莎问。

“当然?#30149;!?#20237;尔伯特上校说。“除此之外,还有哪种结论呢?#20426;?br />
玛丽莎耸?#22987;紜!?#20320;这儿有艾伯拉吗?#20426;?br />
“没?#23567;!?#20237;尔伯特上校说。“不过我知道可以从哪儿搞来。”

“我也知道。”玛丽莎说。不过,这只是部分真实。塔德说过特级控制实验室里有,可她并不知确切的地方。上次潜入时她忘了问这一点

本文由励志大学www.zvhyrj.shop整理发布
 
上一章 [ 返回目录 ] 下一章
 
最精单双中特公式
现今代理免费赚钱热门 快乐飞艇官方网址 麻将怎么打 全民福州麻将免费下载 母鸡下蛋赚钱游戏 中国福利彩票快3玩法 河南快赢481视频在线直播 下载浙江十一选五软件 码报图解 云南时时彩官方网站